書籍詳情
官道之1976

官道之1976

字數: 未統計

狀態:連載中

作者: 落寞的狗彿他

其實薛向早就醒了,隻是不願睜開眼睛,他努力地想讓自己重新睡去,彷彿一覺醒來,又是一個世界。他沉下心來數羊,八千多隻了,反而越數越清醒。他多希這隻是場夢啊,多想一覺醒來又回了原來的,雖然這更加年輕,更加強壯有力。薛向用右手左臂的二頭,能清楚地覺到虯紮的充斥著力量。雖然沒有站起來目測過高,但腳尖繃直能夠到牀沿,這可是寬一米八,長兩米的大牀。,淺白的窗子大開著,隻垂下紗簾遮擋寒氣,過紗簾的隙著窗外的皎月,淡淡的梔子花香從遠方飄來。寬闊的木大牀頂著脊背的堅,潔白的牆壁上掛著滴答走著的掛鐘,上的資訊明確無誤的告訴他這不是夢境。窗外的月過薄紗簾照在鐘麵,時針已從原來的9指向了12,三個多小時的思索,從原來的驚恐,煩躁,絕到現在的平靜。儘管離奇,薛向也不得不接自己重生的事實。,薛向萬萬沒想到區區十六歲的自己竟然是這個家的家長。記憶裡的父母兩年前就去世了,他倒是還有一個伯父和一位叔叔,可這二位要不是遠在天涯,就是陷囹圄,如何能照看得了他們。薛家目前四口人,除了他自己,還有二妹薛晚,三弟薛意,四妹薛適。薛家四兄妹的名字很有意思,取自一首古詩,薛父平素最李商,兄妹四人的名字便得自其《登樂遊原》裡的“向晚意不適”。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
最新章節: 第2章 夢醒方知身是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