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,覺自己終於活過來了。正值初春,天氣微涼,路邊柳樹剛出鮮的綠芽,幾隻麻雀在樹梢上嘰嘰喳喳,一切都顯得那麼生機。六十年代的京城遠不如後世那般五彩繽紛、車水馬龍、金碧輝煌。此時的京城在杜若眼中有著明顯的時代烙印,行人上穿的服,大多都是黑灰藍三,建築低矮,墻壁斑駁破舊,街上偶爾才能看到一輛小汽車駛過,自行車的車鈴聲倒是此起彼伏,輕靈悅耳。六十年代的京城雖然比不上二十一世紀的京城,但比末世要強的多,至沒有...“紡織廠到了,紡織廠到了,要下的趕下車......”車票售貨員揚著破鑼嗓子沖車廂撕心裂肺的喊著;

“讓讓,讓一讓...謝謝!”

杜若拎著包裹艱難的從車後到了車門口,車裡難聞的氣味消失,杜若忍不住深吸口氣,覺自己終於活過來了。

正值初春,天氣微涼,路邊柳樹剛出鮮的綠芽,幾隻麻雀在樹梢上嘰嘰喳喳,一切都顯得那麼生機。

六十年代的京城遠不如後世那般五彩繽紛、車水馬龍、金碧輝煌。

此時的京城在杜若眼中有著明顯的時代烙印,行人上穿的服,大多都是黑灰藍三,建築低矮,墻壁斑駁破舊,街上偶爾才能看到一輛小汽車駛過,自行車的車鈴聲倒是此起彼伏,輕靈悅耳。

六十年代的京城雖然比不上二十一世紀的京城,但比末世要強的多,至沒有喪屍那種可怕的怪。

杜若上輩子是個富二代,可惜上大學時父母出車禍去世,杜若繼承了厚的產。

大學還未畢業,杜若突然覺醒了空間異能,空間麵積足有上百個足球場那般大,杜若上輩子看過不末世小說,為以防萬一,杜若花了不錢買資放到自己空間裡。

一個月後,天降隕石,隕石攜帶了能讓人變喪屍的病毒,杜若的空間隻能儲存死,活是進不去的,在末世依舊危險。

幸而,杜若除了空間異能外,力氣也變大了許多,為了活著,杜若去了一個大城市的生存基地,基地被軍人管理,部還算井然有序,高層為了人類的生存殫竭慮。

杜若選擇與軍方合作,他們把杜若當寶貴的移倉庫,每次出去尋找資都會帶上杜若並保護好。

而杜若也靠著自己的努力,為力量係大佬,在生存基地闖下赫赫威名!

可惜,人類的進化速度遠遠趕不上喪屍,再一次外出尋找資時,遭遇到喪屍王,殺了除杜若外的所有人,杜若為替同伴報仇,也為了基地安全著想,選擇與喪屍王同歸於盡!

杜若死後以為一切都結束了,卻沒想到,竟然重生了,重生在了一個平行世界的六十年代。

原主也杜若,是大柳村的一名村姑,母親王紅霞,父親杜為民,隻是在小時候,父母就離婚了,跟著母親在鄉下生活,而父親則在京城。Μ.166xs.cc

原主也是個爭氣的,今年18歲,高中畢業,可惜不能考大學,高中畢業後就隻能留在村裡乾農活,平日有空就上山摘野菜,這次也是為了采摘木耳,不顧雨後路上了山,雖采摘了不木耳,但下山時一不小心倒,從山上滾了下去,原主當時就斷了氣。

杜若醒來後,也是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,才能下床。

一個月後,杜若在王紅霞無微不至的照顧下出院,出院後王紅霞對說:

“你爹來信了,讓你去,會給你安排個好工作。”

若是以前,王紅霞鐵定是不答應,兒是從小養到大的,哪裡捨得讓兒離開自己,可這次事後,王紅霞轉變了想法,一心想讓杜若進城吃公糧。

拗不過王紅霞,杜若隻好答應,拎著包就來了京城。

杜若此時就站在京城第一棉紡織廠的大門口,門口坐著個老大爺正用防賊一樣的目盯著這個陌生人。

也不怪老大爺用看賊一樣的目盯著杜若,實在是此時的杜若上穿著一打著補丁的黑黑,本來人長得白凈漂亮,梳了兩條麻花辮,看來也甚是乖巧,可從大柳村來京城,足足用腳翻了幾座大山,走了幾十裡路,坐大車坐了三天,此時整個人都顯得無打采,灰撲撲的。

服上沾染了塵土,頭發的像窩,好幾天沒洗臉,灰頭土臉的誰能看出來長什麼樣啊!

杜若也想鮮亮麗的去見杜家人,可條件不允許啊,王紅霞給的錢勉強夠車費,就算晚上想住個招待所,也沒錢啊。

其實空間裡好東西多得是,末世前準備了不資,末世後每次去蒐集資,看到商場裡那些被棄的高科技電子產品或者名貴首飾、黃金、化妝品,都會蒐集一些。

可那些東西現在用不了,也不能用。

杜若出自認最甜的笑走上前:

“爺爺好!”

老爺子上下打量杜若:

“有事啊?我們這裡是紡織廠的家屬院,外人不能進,沒事趕走,別在這瞎晃悠。”

杜若忙解釋:

“爺爺,我杜若,我爸爸杜為民。”

“杜為民?”老爺子一驚:

“副廠長?”

杜若點頭:“對。”

“你可拉倒吧,”老爺子吹鬍子瞪眼:“你這丫頭年紀不大,心眼不,我老頭子在這看了快二十年大門了,副廠長家的閨杜鵑,我看著長大的,可不是你這小騙子,我告訴你...”

老爺子生氣了:“你再不走,我就報警了。”

杜若說道:“爺爺,杜為民真是我爸,我是他前妻的兒,以前一直住在鄉下。”

老爺子定定盯著杜若看了幾秒,才一臉沉思的底底喃喃:

“前妻的閨?我倒是聽說杜副廠長確實離過婚,”又抬頭看杜若,再次確認:

“你真是杜副廠長的兒?”

杜若點頭“您要是不信可以給他打電話。”

老爺子見杜若一臉鎮定,心裡倒是信了幾分,“那你等會兒,我去打個電話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老爺子進了保安室,不一會兒裡麵傳出說話聲:

“喂,是杜副廠長嗎?我是看門的老周,是這樣的......”

過了會兒,老周從保安室出來,麵對杜若時臉和善了不:

“杜若是吧?”

杜若笑著點頭“是。”

“從老家來京城一路不容易吧?”老週一副關心的模樣:

“快進去吧,顧主任在家呢。”

顧主任?應該是杜為民的第二任妻子顧輕。

“好的,”杜若拎起自己的包,步履輕鬆的進了大門,“謝謝爺爺!不過...”

杜若有些不好意思:

“杜家在哪我還不知道。”

老周看杜若的眼神帶了幾分同,指著紡織廠北麵:

“沿著路一直走,第二個路口左拐,再......”

家屬院距離大門口還遠,老周怕杜若記不住,不放心的問:“記住了嗎?要不要我再說一遍?”

杜若點頭:“您放心我記住了。”

上輩子的記憶力就很好,老周說的都記住了,杜若沖老周禮貌擺手:

“那爺爺,我先走了。”

老周點頭應了聲,看著杜若邁著輕快的步伐走遠後,才底底說了句:

“杜家以後怕是要熱鬧了。”所,也沒錢啊。其實空間裡好東西多得是,末世前準備了不資,末世後每次去蒐集資,看到商場裡那些被棄的高科技電子產品或者名貴首飾、黃金、化妝品,都會蒐集一些。可那些東西現在用不了,也不能用。杜若出自認最甜的笑走上前:“爺爺好!”老爺子上下打量杜若:“有事啊?我們這裡是紡織廠的家屬院,外人不能進,沒事趕走,別在這瞎晃悠。”杜若忙解釋:“爺爺,我杜若,我爸爸杜為民。”“杜為民?”老爺子一驚:“副廠長?”杜若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